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首页 >> 我的大院我的家

【改革开放40年·我的大院我的家】冯庄村“里头院”黄土地里刨出的幸福生活

2018年10月11日 11:54: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文/本报记者 吴韶霞 图/本报记者 刘 凯

  “里头院”,是泽州大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家院落,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小院已经残缺、破败,但在贾晋梅和冯雪莲姐俩儿心中,这个小院是她们的根,更是她们永远的牵挂。

  贾晋梅冯雪莲姐妹的家——“里头院”。

  为父母在下掌村买的独家小院。

  合影。

  1 在磕磕碰碰中结下了一生割舍不断的情谊

  “里头院”位于泽州县周村镇下掌村的一个小自然村冯庄村。

  九月的晋城,秋高气爽,硕果累累。

  沿着下掌村的小路,不一会儿,一座古朴略显破败的小院就映入眼帘,这就是贾晋梅冯雪莲姐妹的家——“里头院”。

  贾晋梅和冯雪莲是同母异父的姐俩,贾晋梅一岁的时候随母亲来到养父冯润芝一家住的这个院子。这是一个典型的晋东南四合院,由四栋二层小屋组成,有20多间房,石头、砖混合结构。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小院有些破败,西边的房屋房顶已经倒塌,废墟上的一张张蜘蛛网,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点点刺眼的光。只有厚重的老墙在那里静静地伫立着,似乎在诉说着过往。用手触摸一下,似乎还能感受到这个院子里曾经的鸡鸣狗叫、炊烟袅袅。

  贾晋梅家住在南屋,共四间。冯庄村背靠大山,“里头院”顺地势而建,她家的房子正好建在另一位村民家的房顶上。“等于我家是二三楼,一楼是别人家,这位村民家不在里头院,人家又是一个独立的院落。”房子是她的爷爷修的,算下来也有近百年的历史。

  望着眼前的一切,贾晋梅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从小她就与父母兄妹共同生活在这里,以前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她的眼前。

  以前,冯庄村是下掌大队的一个生产队,有四十多户村民,里头院是队里较大的院子,最多时住过六七户人家,都是冯家的族亲。

  住在“里头院”的乡民淳朴、善良。记得孩提时,贾晋梅时常提着篮子跟着东屋的奶奶,一起到村后的猪头山、华阳山捡羊粪,挣工分。院子里的邻居更是亲如一家,如果院子里有事,大院里更是一块儿行动,外人竟分不清谁家在办事,大家共同生活在大院里,有着共同的喜怒哀乐。

  当然,贾晋梅冯雪莲姐俩在“里头院”也品尝过生活的清贫。那时,不大的院子里住着30多口人,还要在院中圈出各家养鸡喂兔的地方。因为穷,我家的鸡把鸡蛋下了你家的鸡窝里,你家的兔窝盖大了占了他家的地儿,邻里间拌嘴、争吵,这些不和谐的音符也偶尔会在小院里发生,但不用人去调解,很快这些不愉快就会烟消云散,之后又恢复成情同手足、亲如兄弟的邻里情。

  后来,邻居们陆续搬出了“里头院”,但过年过节,还会互相看望问候,就是这样,在磕磕碰碰中,“里头院”里的居民们结下了一生割舍不断的情谊。

  2 土地下放,沉睡的“里头院”醒了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在冯粉鱼家的院子里,铺着饱满的花生,金灿灿的玉米堆成堆儿,有剥了皮的,有带皮的。冯粉鱼和丈夫,一个拣一个挂,一穗穗玉米就像一个个小灯笼,照出了现代村民的幸福生活。

  60多岁的冯粉鱼是贾晋梅的本家姐姐,曾住在“里头院”的西北角。回忆以前,冯粉鱼打开了话匣子。改革开放以前,家家户户靠挣工分养家糊口。“吃了上顿没下顿,穿补丁落补丁的衣服。”回忆起以前的生活,冯粉鱼很难受。

  说话间,冯粉鱼的本家婶婶李广计来到她家,帮助剥玉米。李广计今年64岁,在“里头院”住了差不多40年。她告诉记者,因为家里劳力不多,在生产队干活是年年苦干,年年没钱。

  “里头院”的居民们都是世代生活在冯庄村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黄土地赋予了他们勤劳和勇气。

  上世纪80年代初,沉睡的“里头院”醒了。

  “大包干在村里一落地,天就要变了。”听说要实行“大包干”,冯粉鱼和丈夫激动得好几天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分地的事。

  提起当年村干部分地的场景,冯粉鱼、李广计历历在目。第一次分地,冯粉鱼家分到了五亩。“哪儿种麦子,哪儿种玉米,还能种点土豆……一下子分了这么多地,激动得不知道该种啥。”冯粉鱼说。

  据李广计回忆,土地承包到户以后,她家也分了五六亩地,这让她欣喜若狂。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有了自己的地,干起活就更有劲了。李广计一家将更大的激情投入到生活当中。“以前,过年过节,队里才会给每家每户发几斤白面。”李广计回忆说,“土地下发第二年,收小麦时,看着一粒粒的小麦都收到了自己家里,心里别说有多踏实了。”那时候村民为了多收粮食,他们是人闲地不闲,地里一年四季种有庄稼。

  不光分了地,村里的核桃树、柿子树都分到了村民手中。

  几年下来,李广计、冯粉鱼家里的粮仓满了,院子外的玉米笼也越架越高,手里也有了余钱。

  随着村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里头院”居民的日子也慢慢好了起来。贾晋梅家和其他邻居家一样,生活也一天一天有了起色。

  3 煤矿资源整合,各自找出路、想办法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农村经济得到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里头院”居民的思想也活络起来,养羊、打工,都在为各自的生活谋划着、思索着。

  冯庄村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到了80年代中后期,为了让大伙吃饱饭,下掌村在冯庄开了村办煤矿,这样不仅壮大了集体经济,村民的收入也增加不少。

  冯庄村的劳动力都去煤矿上班。“下班回来,还能帮家里干农活。”今年45岁的冯雪莲说,拉煤的车一来,有人在山喊一声“车来了”,这些劳力们就扛着铁铲去煤矿装车了。那时候,煤矿效益好,村里每年给村民发福利,毛巾被、圆餐桌、电风扇,还有皮沙发……

  几年下来,手里有了钱的“里头院”居民们,开始谋划修房盖屋。冯粉鱼家就是较早盖新房搬出“里头院”的,他们将家里卖多余口粮的钱和在煤矿上班的钱全部拿出来,在里头院后面,盖了5间砖木结构的大瓦房。

  后来,煤矿资源整合,再加上一些村办煤矿存在安全隐患,下掌煤矿也进行了关停和整合。煤矿没了,但“里头院”的居民们并没有坐吃山空。他们各自找出路、想办法。

  有人放羊、有人外出打工。

  冯粉鱼的丈夫养起了羊,最多时有三四十只。靠着勤劳,后来她家又在下掌村买了房,大方的院落,让人很羡慕。屋里铺着地板砖,彩电、冰箱、洗衣机、电话……样样齐全。

  随后,李广计家也搬出了“里头院”,去了上掌村生活。

  2005年,贾晋梅的大哥冯兴堂出钱为父母在下掌村购买了一套老年独家小院。

  几年前,随着最后一户冯小龙家搬出里头院。人去楼空,只留下那座满是记忆的小院,静静地诉说着过往的点点滴滴。

  4 冯家子孙大踏步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

  在下掌村,记者看到,这里清新的空气里,一排排楼房错落有致,掩映在绿树红花之间;一个个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里,洋溢着新生活的富足与惬意。

  “我哥我嫂非常孝顺,给钱、嘘寒问暖,尽力让年迈的父母过得衣食无忧。2005年,为让父亲生活得更好,他们出钱给我父母在下掌村买了这个小院,小院有100多平方米,楼上楼下。”贾晋梅说。

  记者看到,小院被贾晋梅的父母打理得干干净净,淡淡的花香氤氲在小院的空气中,安逸、温馨。

  贾晋梅的父亲冯润芝已经89岁高龄,耳朵有点背,但精神很好。母亲冯桂兰也82岁了,老俩虽是再婚,但相扶相持也走过了40多个年头。

  记者去采访时,正好遇到贾晋梅父亲外出回来。“我的钱打上了。”他大声地和老伴儿说。“这是国家专门给上了80岁的老年人发的尊老金。”老母亲冯桂兰忍不住感叹道,“赶上了好时代啊!”

  从吃不饱穿不暖到土地承包到户,从交公粮到现在种地国家还给钱,几十年过去,农民的生活发生了翻来覆去地变化。

  “明年我们就要住进村里盖的楼房里了。”原来,冯庄村因煤矿开采,地面出现下陷。为此,下掌村专门修了两栋楼安置冯庄村的村民。“每户村民只需少出一点钱,就能住上明亮的楼房,今年年底就能竣工。”

  “我父母是时代的见证者,他们这代人经历了太多。”冯雪莲说。“母亲带着五姐贾晋梅来到冯家时,冯家已经有了5个孩子,大哥在外上学,大姐和二姐已经出嫁,家里还有三姐、四姐,1973年母亲又生了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农村劳动力是香饽饽,我们家好几个女孩子,可想生活该有多困难。”在贾晋梅和冯雪莲的记忆里,母亲白天下地干活,还要喂猪、养兔、喂鸡贴补家用,晚上就在煤油灯下给孩子们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对待丈夫前妻留下的孩子更是视如己出,后来,姑娘们一个个陆续出嫁,但“母爱”却没有从此断了,哪个孩子家有困难,母亲都会倾力相帮。“我记得有一年,三姐的孩子结婚,家里没钱,我妈就把我家的500斤黄豆卖了,卖黄豆的钱全给了三姐。”母亲是个热心肠,邻居家有事,母亲总会第一个去帮忙。

  冯雪莲的父亲在下掌村当了40多年会计,生活再困难,也没有用公家的东西为己私用。冯雪莲毕业后,参加工作从基层的收银员到会计再到部门经理,父亲的话一直萦绕在她耳边:“莲,咱和钱打交道,可不敢为己私用。”而且冯润芝非常重视孩子们的教育,冯雪莲的哥哥冯兴堂,文化大革命之前,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大,是全下掌村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当时生活条件再艰苦,父母也全力支持,为实现孩子的求学梦想,做什么也无怨无悔。

  本分、正直的父亲,勤劳、善良的母亲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冯家人,也影响着“里头院”的邻居们。

  冯粉鱼的两个孩子也成家立业,儿子在沁水煤层气公司上班,女儿已经出嫁。

  李广计的孩子们也外出打工的打工,求学的求学。

  浙江、北京、重庆、太原、晋城……都有冯家的子孙。

  如今,“里头院”的冯家子孙们有了更宽阔的眼界,有了更开放的思想,他们传承着冯家一代一代沿袭下来的勤劳、正直,正张开双臂,用前进的脚步敲击着时代的大门,正积蓄着奋斗与梦想之力,大踏步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闫妮莎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