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 春花
<<
>>
15版:综艺.连载 上一版 下一版
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春花

《太行日报·晚报版》 (2018.11.08 15版)

周勇张合荣

上期提示:她惊慌地从地上爬起来,朝崖畔奔去,来不及发出丁点声响,就被黄土挟裹着向湿滑的土崖下滚去……

狗剩越想越不对劲,返转身子又向山上跑去。

山路上,狗剩娘被侄儿栓牛搀着,捣着碎步迎面撞上正在向回跑的狗剩,着急地问:“找到了没有?”

“娘,不追了,我去公路上找过了,没有,人应该还在山上!”

狗剩用铁棍杵着地,大口地喘粗气。

土崖是个近七十度的高坡,落差有几十米深,半坡下是一个小泥潭,坍塌的黄土和泥水裹着春花重重地砸在泥潭里,泥潭被砸出了豁口,泥水顺势而下,而春花却昏死在了这泥窝窝中。

狗剩他们也来过崖边,崖下黑咕隆咚的,只有“哗哗”的流水在山谷里传出回音,狗剩做梦也想不到春花就躺在崖下的泥窝窝里。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来,晒照着刚刚经过暴风雨摧虐的大掌梁,在阳坡的泥窝窝中昏睡了很久的春花也终于醒了。

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脸上脖子上结着泥痂,活像个刚出土的兵马俑。浑身疼痛,挣扎着从泥水中爬起来,呆呆地望了望四周,一脸茫然,弄不清自己这是在哪里。

上面是陡崖,坡下的路却越来越宽,越来越平,春花连滚带爬地翻出泥窝,挪着,滑着,爬着,终于到了山底。

山底的小溪已暴涨成了洪流,溪边的泥岸上有一洼一洼的水窝子,春花口渴的厉害,用手捧着泥水喝了几大口,然后开始洗黄泥结痂的脸颊和已经粘连成泥疙瘩的头发。

洗掉泥垢后,才感觉身上钻心地疼,脸上、腿上、胳膊上、脖子上到处是被划破的血口子,血口子沾了水,疼得她直吸冷气。

狗剩的眼里布满了血丝,又黑又硬的胡茬一夜间仿佛长长了许多,高高的颧骨不时耸动一下,样子骇人。

他是大掌梁有名的一根筋,半憨不傻,犯起混来没人敢招没人敢管。九年前为争水浇地和邻村的刘毛娃打架,把人家的左手给砍断了,被公安局抓走,坐了五年大牢,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小子浑,没有人敢招惹他。

栓牛从缸里舀了一碗水端给狗剩,让他喝口水歇歇火,生怕这混球气极了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狗剩,咱这搭儿的山头翻了个整遍,你婆姨是不是跑出大掌梁了?”

折腾了一夜,狗剩四叔坐在椅子上,浑身乏力,一脸疲惫。

“四叔,这驴日哈的不可能跑远,我就不信她能飞出大掌梁!”

狗剩把碗重重地墩在案板上,眼里射出狼一样的凶光。

看见狗剩的凶样子,四叔没敢再和他多说,开始给屋里坐的几个人布置活:“栓牛,你带着东东几个到镇子上去,再打听一下,四喜,你后生再辛苦一下嘛,等会跟着我和狗剩再把这沟沟峁峁找一遍。”

春花拄着树棍一瘸一拐地向前走,没有明确的方向,只能顺着小河沟走,滩地上到处都是湿泥,每一步都走得踉踉跄跄,滑倒,爬起来,再滑倒,再爬起来,双脚不时陷入淤泥里,脚上的一只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跑丢了,骨瘦如柴的身子被山风、河风吹得摇摇晃晃,紧贴着崖壁寻找干处下脚,几只浑身沾满污泥的田鼠突然从草丛里蹿出来,吓得她惊叫着,用树棍乱捣乱杵。她怕遇上蛇,大掌梁山里有蛇,狗剩家的仓窑里就曾盘着一条大青蛇,吐着芯子,当时吓得她魂都快没了,想到这些,她害怕得直哆嗦,觉得脚下处处危险,只想尽快逃离,但是前面没有路了。(4)

下期提示:春花宁肯死,也不能再回到大掌梁去了,来不及多想,她纵身一跳,如同一片落叶,被卷进奔涌的洪流,瞬间没了踪影。

网友最新留言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