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服刑
<<
>>
15版:晚会 上一版 下一版
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服刑

《太行日报·晚报版》 (2018.07.11 15版)

落日的余晖洒满窗台,窗外泡桐花正灿烂绽放,两鬓堆雪的她对这一切却无心留意。屋中的摆设,如时光凝固,滞留在10年前。

已在外地安家多年的女儿,上午打电话说临时有事回不来,让她明天一个人去接。这让她陷入苦恼,她也不愿去接他。

他以勤奋走出大山,在大学里与她相遇相恋。毕业了,他步入仕途,她成为教师。此后,他摸爬滚打,直至荣任这座城市的市长,成为大山里的传奇、她的骄傲。

其后数年间,他居高位却亲民,被人们津津乐道:骑单车上下班、居所一直是福利分房时的小三房。对此,她很满意,也很满足,因为曾历尽寒苦。她常常拿他当例子,准确讲是当榜样,来教育自己的学生。

一个电话,如晴天霹雳将她的幸福瞬间击溃。电话里说他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不久,他被“双开”,新闻上说他有多名情妇,其中一个还给他生了个儿子。为了她们,他利用职务为某公司承包市政工程提供数次便利,获得巨额回报。这些钱,都被情妇们挥霍掉。

她惊呆了,他连自己也骗也瞒!再往后,他被判刑10年,“躲”进监狱,将世俗的责备转到她和女儿身上。后来,女儿也因此远走异乡,只有她去看女儿,女儿再也没回来。

10年能酿出一坛好酒,更能酿就一腔怨恨。望着苍茫暮色,她决定明天不去接他出狱。

第二天,他独自回来,见到她激动无比。她却递过来一张纸,“签了吧”,她说。是离婚协议书!

“为什么?”他愤怒地质问。

“这10年,只有你在服刑吗?不,我也在服刑,女儿也在服刑!你是躲起来服刑,我们是在别人围观中服刑,哪个更苦?你出来了,也放我们出来吧!”她说这些时,似乎不动声色,但内心苦楚无比。

他无言。他们离婚了。

几天后,他自杀了。遗书里他悔不当初,说原想出来和她共度晚年,未承想,出来面对的是妻离子散、朋友避见。今生最对不住的是她,希望来世做牛做马报答。

她干涸10年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

王又锋

网友最新留言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