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首页 >> 娱乐

历史与梦幻的碰撞——皇城相府大型实景剧《再回相府》实录

2018年10月25日 10:25:00 来源:太行日报

  ◇本报记者 李 斌 通 讯 员 赵 欣 杨学东

  一杯热茶、一件旧衣、一封家书,讲的都是有关家的记忆;

  一块砖瓦、一个院落、一片竹林,守望的都是祖先留下的足迹。

  自国庆以来,皇城相府景区里每晚都是历史与梦幻的碰撞,全国首部明清院落大型实景剧《再回相府》在这里上演,前来赏剧的观众们被陈氏家族300多年前不同寻常的命运牵动得彻夜难眠。

大型实景剧《再回相府》之开仓施粮。

祖先写下一个大“善”字

  19:40分,期盼的游人从皇城相府那座承载着厚重历史的门楼下鱼贯而入,蓦然凝望,感觉已经穿越时空。

  在陈氏家族第十九代后人陈家恒的引领下,众人摩肩接踵,穿过“冢宰总宪”牌坊,踏着百年前的青砖巷道,徐徐进入陈家大院。

  实景剧第一幕《陈昌期寿辰赈灾》拉开帷幕——

  在苍茫的夜色里,游人发现推着古老的牛车、衣着青衫的汉子们,捶胸顿足、抱头痛哭:“粮都沉入江里了,那可是我们救命的粮食!”“风好大,船翻了,我问四老爷粮食怎么办?他说,先保命。”“老太爷派我们去买粮,可我们辜负了老太爷,没了粮,灾民都要饿肚子,这可怎么办呢……”

  公元1687年,陈家恒的九世祖陈昌期80大寿,在京做官的大儿子陈廷敬公务在身不能回家。这一年,西北遇大旱,江南遭风灾,民不聊生,四野饿殍,陈家便派四子陈廷愫等人外出买粮赈灾。没想到,满载粮食的船只在长江倾覆,颗粒无收。

  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天际传来:“粮食征来了吗?人都回来了吗?”话音刚落,橘黄色的光束对准了站在台阶上的老人。他就是陈昌期。

  此时,你会发现,进入“冢宰总宪”大牌坊后,在长不足50米、宽不足10米的街道上,竟有五六个大小不一的舞台。这边的台上有家奴,那边的台上站管家,紧贴街道一侧的舞台上,是跪着、躺着、爬着的一群在风雪中挨饿受冻、随时失去生命的灾民,只得端着破碗,乞求着得到富裕而善良人的恩赐。目睹“城墙外”垂死挣扎的饥民,陈昌期叫管家清点仓库存粮。

  “老太爷,可使不得呀,就这点粮,哪够给灾民吃呀?”管家们哀求着。

  “我不仅要开家仓,还要开藏兵洞的粮!”陈昌期固执着。

  “爹,藏兵洞的存粮不能开,这是陈家最后的保命粮!”陈廷愫阻止着:不到万不得已,藏兵洞的粮……”

  “现在就是万不得已!廷愫,你千里迢迢去武昌买粮为哪般?你爹我开藏兵洞的粮,又是为什么?是为了保命救命!”陈昌期掏心掏肺地说:“陈家人的命与灾民的命有差别吗?自小就教你扶老携幼、兼济天下,你难道都忘了?”

  肚里有粮,心中不慌;留得人在,就能稻谷满仓。陈家人要开“天字仓、地字仓、人字仓,让灾民保住生命!”

  在漫天的雪花里,一位骨瘦如柴的小姑娘接满粮食时,相信了娘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往南走,别回头,看不到尽头也别回头,你要是回了头,娘在黄泉路上就走不踏实;你要一直走到阳城县,看到黄黄的城墙,你就活了。”

  衣衫褴褛的饥民,终于有饭吃了,命也保住了,一个个仰起幸福的笑脸,心情欢畅,手舞足蹈,唱着歌谣赞颂着陈家人的恩德和对生命的向往。

  严冬即将过去,桃花就要盛开。一轮红日升起,大地一片生机。陈家人开仓赈民,又送来衣裳,就像春天暖暖的阳光,披在灾民身上。

  这就是陈昌期的故事,终其一生秉承物尽其用、以人为本的家传理念,在生命最后一刻,又捐出大半身家,还烧掉了周围人签下的所有欠条,干干净净地离开了人间。

  灯光暗淡了,历史的厚重却袭上游客们的心头,这片土地的先祖,从善如流,必定福荫子孙。

读书人的使命

  游人沿着曲径,步入相府花园,只见亭台楼阁,奇石花草兼在水雾之中,缭绕缥缈,步步兼景,意境悠远。穿越时空的陈氏先人们,身处花院之内,或读书,或扶琴,或亭廊散步,都在游客眼前流动。

  象征着一片竹林的两扇巨型圆门在荡漾的水面上徐徐启动,而那片竹林就是当年陈廷敬“读一本书就种一棵竹子”的见证。实景剧第二幕《陈廷敬梦回止园》,把游人带回到一代名相陈廷敬“去天下——想回家”的情景。

  “这都几更天了,这是止园?我怎么到这儿了,我怎么回家了?”梦境缥缈之中,陈廷敬看到亲人迎面走来,又向远处而去渐渐消失,禁不住一遍遍呼唤:“父亲——母亲——儿子回来了——”陈廷敬做梦都想回家!

  浅水之上的舞台,正再现少年与老年两个不同时期的陈廷敬对话,回放青年陈廷敬与青年康熙的思想碰撞,还原老年陈廷敬再担读书人的使命再续传奇。

  “两岁那年,我第一次提笔、拿书;14岁时,便中了童生头名;20岁,我踩着黑夜,离开了家,去天下!”

  “书,拿起了,就是读书人,读书人有读书人的使命;从此吃官家饭,出仕在外;70岁,我心怀天下,去了天下,现在想回家……”

  不同时期的心愿,选择了不一样的路。年轻时,他壮怀激烈,心装天下;暮年至,他想回家,却又身不由己……

  每当夜幕降临,少年陈廷敬和所有陈家子弟们一样,在南书院三更灯火五更鸡地苦读圣贤书,读懂了“思进”;而到垂暮之年,陈廷敬面对山形依旧,流水澹澹,又悟彻了“思退”:流淌的水是不会停的,而人可以放下一切,做到心如止水,乃人生境界。

  陈廷敬20岁离开家乡去天下,步入政坛兢兢业业50年,因为功勋卓著,一生升迁28次,可谓功德圆满,该是告老还乡了。

  “不准!”熟悉而威严的声音从夜色里传来,一个人影手持红烛走近陈廷敬。

  康熙来了!

  “老大人,你从小读书是为了什么?你还守着读书人的‘道’吗”?天下苍生是不是你的责任?对得起你读的书吗?请辞、启退,你准备退到哪去?”连珠似的发问,让陈廷敬不知所措。

  康熙想把红烛递到陈廷敬手上:“朕是天子,可朕的前路也是一片茫茫,老大人,陪朕一起走下去吧。”

  “臣老了,明天的太阳都不一定能见着,皇上的前路太远大,那可是天下!”陈廷敬恭谦地推让了红烛。

  盛极而衰,物极必反,陈廷敬真的想退,回到家乡颐养天年。

  而作为天子的康熙希望陈廷敬为了社稷江山的稳固和天下黎民的安康,再发挥余热,助他一臂之力:“你我人生皆如流水,只有进,哪有退?”

  “是啊,水怎么能停呢,好不容易静下来,可风又来了……君子之道,心在天下,天下也在心里。”不觉间,一种忧心忡忡袭上陈廷敬心头。

  “起风了,前路茫茫,你怕吗?”

  “老臣无所畏惧。夜路漆黑,皇上怕吗?”

  “朕,也无所谓。”

  “那老臣就一路向前!”陈廷敬将内心深处燃起的激情化作无穷力量,接过康熙再次替来的红烛,迎着“风雪”自信走去,直到燃尽最后一滴“灯油”,灵魂才回到“午亭山村”。

为爱奉献一生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离开止园,游客沿着古朴的巷道进入宅院深处,第三幕《宅院里的夫人》带着人间烟火扑面而来。

  这天是陈府大太太王氏被皇上封一品诰命的大喜日子,北京城、太原府还有从南边来的亲朋好友,站满了院内院外,登门送来贺礼,酒、米、书、笔、花、食盒、茶杯甚至胭脂水粉数不胜数,管家、仆人、丫环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好一幅气派、热闹的场面……

  “管家,老爷从京城给大太太请的画师到了,已经进了内院大门,往咱这里来了。”一个小厮匆匆跑进院内对管家说。

  “那就快去请夫人吧!”管家吩咐众丫环。

  陈廷敬的夫人贤惠明德,尽管常年身处深宅,依然有巾帼宽阔心胸,督促家族子孙秉承好学上进精神,把家管理得井井有条,不使京城夫君担忧。

  宅院的中央,架起一座高高的T形小舞台,精致的女演员一会新娘妆容,一会中年装束,把不同时期夫人的神态演绎得惟妙惟肖,楚楚动人,高贵大气。

  院子廊下,夫人身后两个小丫环正帮她插桃花,身前一个丫环捧着镜子,格外用心。

  “夫人您看,这西洋人的镜,照出来的人影可清楚了。”

  “是吗?它照得清,可我老了,眼睛看不清了。”

  ……

  年轻时期的王氏秀外慧中、性格谦逊柔和,在嫁入陈家的那一刻,看到一道高高的门槛时,就猜想着自己今后的命运。

  “进麒麟院,抬右脚——跨——”

  “见长辈,行肃拜礼。”

  “看茶——多做、少言、多包涵、小事非。”

  “进容山公馆,抬右脚——跨——”

  在司仪声声高喊中,美丽的新娘在完成隆重的仪式之时,心里就有了与夫君永结同心、同甘共苦的打算:天地为证,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我会在家孝顺你的父母,照顾家人;这一生只为你一人,无怨无悔……宅院里,传出了新娘感人肺腑的心声。而陈廷敬在抱得美人归之后,多想抓紧心爱人的手,一起走遍天下呀。

  “可是子端(陈廷敬,字子端),你是相国,你的手牵着一国的风雨,不属于我一个人;你走得太快,我抓不住了……”王氏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悲凉。

  “那我就走慢点,你走快点。”陈廷敬也想与新娘比翼齐飞、相互体贴、白头偕老。

  “可我只能放开你的手,你的天地很大,我的却很小,只有头顶这方寸之间,但身边有我们的家人、孩子,守着他们,这一生足矣。”妻子一番通情达理的表白,感动着对面的夫君,还有台下的观众。

  时光流逝,青春不在,王氏从14岁进入陈家,勤俭持家几十载,默默奉献半世纪,已熬成老夫人的她,荣幸地获得皇帝的恩泽,成为诰命夫人。

  这是一个为了爱奉献一生的故事。

责任 担当 传承

  登上皇城相府的外城墙,对面就是景区标志性建筑——巍峨的河山楼和藏兵洞。实景剧的最后一幕《家》,将在这里通过3D影像技术和百余名演员的精彩演绎完成。

  象征着安宁、祥和的深蓝色光线遮住了河山楼和藏兵洞,繁花似锦的美丽家园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突然,故事转向了公元1632年的冬天,只因一个似有似无的传言,引来流寇,陈家祖先倾尽30年家产,修建河山楼,城墙还未修好,上万贼寇如潮水涌向这里。那一天,大火从三里外的郭峪村一直燃烧到这里,烧得天空一片金红,失去家园的百姓如潮水一般涌向河山楼。

  咚咚咚——

  此时,3D技术与情景剧的故事融为一体,几十面战鼓同时擂响,震得地动山摇。黑云压城如惊涛骇浪,冲向了河山楼和藏兵洞,5天5夜,800人被困在河山楼里。

  黄村人要捍卫家园!

  原本完整的山河楼已塌掉一角。陈家大哥陈昌颜从一片废墟中走出来,这个文弱书生,面对战火忍不住腿脚发抖,脑子一片空白:难道陈家血脉要断送在我陈昌颜手里了吗?他听见了乡亲们的呼吸,像鼓声敲打着自己的心,这个文弱书生,要挑起这800条性命就只有拼死一战。

  豁然间,从对面城墙上喷发出万丈霞光,流光溢彩的声光电舞台效果,把整个皇城相府的大型实景剧推向全剧的最高潮,巍峨壮阔的河山楼,高大的城墙如铜墙铁壁般保护了一方安宁;一代代陈氏先辈用自己的亲民爱民的实际行动,释放着人性的光芒;波涛汹涌的历史潮流,巍峨壮丽的大好河山,陈氏家族传统的薪火相接,在近二十分钟的高科技声光电技术效果下展现得淋漓尽致。观众们的心也被剧情牢牢牵住,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

  城墙高处一声:“陈廷敬回来了!”午亭山村敞开大门,迎接相国回家!一切又再一次回归宁静。表演结束了,观众们却沉浸在故事中久久不能平静,不愿离去。

  夜晚,月色皎洁,穿越时空的月光,撒在文峰塔尖上,与皇城相府高高的河山楼交相辉映。有责任、有梦想、有延续,这就是我们晋城人追求的精神所在。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张华敏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