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蓝月亮

【本土散文】白玉兰、连翘和迎春花

2017年06月19日 15:59:00 来源:蓝月亮

  文/周广学

  那天傍晚,我本来是和朋友去赏玉兰花的,却意外地结识了连翘。

  天阴沉着,楼群也是灰色的。前进路上一街的玉兰花在高高的枝头亮着,有的背衬天空,有的背衬大楼,天空和楼群构成它们不规则的锯齿形的背景。一棵一棵的白玉兰,排列得很齐楚,树冠们轻轻摇摆着团团簇簇的花儿,在微风中彼此呼应。时令尚属早春,松树和冬青堆积着陈旧的绿色,其他一些不知名的树都还是光秃秃的枝干,唯有白玉兰那淡雅的、不事张扬的花朵,含着掩不住的美,紧紧地吸引着我们的视线。

  我们在路的东侧步道上缓缓地走着,边走边转过头观赏路的西侧那一排白玉兰,不时地发出只有我们这一对老朋友才能完全明白的赞叹声。因为这样的赞叹声,既是对外在事物的肯定,也包含我俩心灵互动的愉悦之感。正在我们忘情之时,一丛耀眼的黄色突然拨动了我不经意收回的视线:前面拐角处,有一棵小树,像灌木,但又有一定的高度,略像乔木,开着小黄花。我惊喜地说:“看!什么花?”说完,拉着朋友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迎春花?”走到小树前,我还是不能确定这木本植物究竟应该冠以何种名称。

  “不是!”朋友否定道。然后她以推测的口吻说,“迎春花已经快开败了。这个可能是连翘。”

  不管什么花,反正我们喜欢那一树的活泼、娇媚与明艳。它们与玉兰花风格不同,但同在料峭春寒中显现出俊逸的风骨。朋友拿出手机要给我拍照,命令我站到那缀着小黄花的枝条旁。她给我拍完,我又给她拍。完了,我们从手机上查看刚才的照片,欢笑不止。

  至于这花究竟是迎春花还是连翘,或别的什么花,我们没再细究,就各自回家了。

  夜里,朋友微信发来我们傍晚拍的照片。我端详着,忍不住又想,那究竟是什么花啊?在我沉积的意识中,连翘应是开在山坡上的,它秋后的果实有药用价值,该专属于山民。可如今,它竟然置身于城市里供人们观赏吗?

  为了弄清迎春花和连翘的区别,我百度了这两种花的照片,发现迎春花为六瓣,连翘为四瓣。再将我们傍晚拍的照片放大,细看那树上的花儿,真是四瓣。那么是连翘无疑了吧?于是我微信给朋友。朋友回复道,迎春花和连翘,都是灌木,可是这棵不像灌木。

  难道还有别的可能吗?带着疑问,我睡下了。

  夜里醒来,我惦记起今年尚未看上迎春花这件事。往年我都是散步时,在西秀园远远地望见水中小岛上的迎春花——当然,那也只是按我原先的认识,究竟是不是迎春花,现在却不敢肯定了。不妨我赶紧抽个时间去西秀园看看。一来明确一下那儿到底是不是迎春花,二来如果真是迎春花,也趁着它未开败时释放心中的牵挂之情。

  隔了一天,午后下起濛濛细雨。正是好时机,我又有闲暇,便打着伞走向了西秀园。我是从北面大致位于园子正中间的那个口子进去的,尔后沿小路往东南方向走。没多远,就在一块小坡地上发现了两棵与前天所见完全一样的开着小黄花的树,也是那么的撩人,也是四瓣的花。是连翘吗?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无法向谁请教。放眼望向整个园子,游人寥寥无几。真正是宁谧的好时光!

  沿着河边向东前行,过了小桥,就看见水中那小岛上,弧形的边缘长满了我往年所见的迎春花,真如朋友所说,快开败了,零零星星的黄花杂在绿叶间,典型的灌木丛的样子。这就是迎春花吧?大概不会错吧?我心中问着自己,眯起眼睛辨别岛上的小花。因为离得远,看不清花朵的模样;我举起手机,从相机的镜头里拉近了看,还是看不真切。

  继续向前,还有一座相似的小岛,同样在边缘长着我心中的迎春花。然后很快就到了黄花街,从街口拐向了河水的另一侧,也即南岸。沿南岸向西走,其实就是回去的路了。

  走在返回的路上,我的眼睛还是盯着河水。小雨落在水面上,无数的涟漪荡漾着,煞是动人。刚才那两座小岛,四周全是那样的迎春花,而且南岸离它们更近些。当我从这儿望向小岛,发现小黄花儿显得好看了许多。我走走停停,细细地观赏;不过,即使通过相机镜头,仍然看不清花儿的瓣数。

  抬头再看河岸上远远近近的柳树,柳叶正当时,绿得恰到好处。这边岸上的,是倒垂柳,柳条儿呈妩媚的鹅黄色;对岸是普通的柳树,柳条儿呈可人的翠绿色。环顾整个园子,清新迷人,我突然觉得,春天里不到江南去,也是没有丝毫遗憾的。

  将要离开西秀园时,我意犹未尽,想着要把最初进园子时看见的两棵黄花树弄个清楚,便又走到了那块小坡地上。这时,正好一个拿着物件的人从一所小房子里出来,我便走上前去问他:

  “你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吗?”

  “是啊。”他说。

  我指了指那两树,问道:“这树叫什么,知道吗?”

  他说:“是连翘。”

  “据说,连翘也是灌木啊。”我说。

  “虽然是灌木,但多数外形类似乔木。这是它和迎春花不同的地方。”也许我遇到的问题,也是许多人遇到的问题,那位工作人员习惯性地接着说:“这两种花啊,同科不同属。”

  “哦……”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心中的一盏小灯终于被擦亮了,便说:“水中小岛上那黄花,该是迎春花吧?”

  “对呀!”

  得到肯定的回答,我不由得把目光望向雨雾朦胧处的小岛,觉得迎春花尽管将要全部凋谢了,小岛却增添了深意。

  我微微地笑起来。此刻,我完全地满足了。而且南岸离它们更近些。当我从这儿望向小岛,发现小黄花儿显得好看了许多。我走走停停,细细地观赏;不过,即使通过相机镜头,仍然看不清花儿的瓣数。

  抬头再看河岸上远远近近的柳树,柳叶正当时,绿得恰到好处。这边岸上的,是倒垂柳,柳条儿呈妩媚的鹅黄色;对岸是普通的柳树,柳条儿呈可人的翠绿色。环顾整个园子,清新迷人,我突然觉得,春天里不到江南去,也是没有丝毫遗憾的。

  将要离开西秀园时,我意犹未尽,想着要把最初进园子时看见的两棵黄花树弄个清楚,便又走到了那块小坡地上。这时,正好一个拿着物件的人从一所小房子里出来,我便走上前去问他:

  “你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吗?”

  “是啊。”他说。

  我指了指那两树,问道:“这树叫什么,知道吗?”

  他说:“是连翘。”

  “据说,连翘也是灌木啊。”我说。

  “虽然是灌木,但多数外形类似乔木。这是它和迎春花不同的地方。”也许我遇到的问题,也是许多人遇到的问题,那位工作人员习惯性地接着说:“这两种花啊,同科不同属。”

  “哦……”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心中的一盏小灯终于被擦亮了,便说:“水中小岛上那黄花,该是迎春花吧?”

  “对呀!”

  得到肯定的回答,我不由得把目光望向雨雾朦胧处的小岛,觉得迎春花尽管将要全部凋谢了,小岛却增添了深意。

  我微微地笑起来。此刻,我完全地满足了。

 

晋城新闻网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杨鑫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096059。

我要评论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太行日报社概况 | 晋城新闻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报系报刊简介 | 广告服务 | 读者联系 | 网上举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 - 2016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096059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